My Blog (WordPress)

Follow me on Tumblr        or WordPress        or find my related stories on Medium 

  • Tumblr Social Icon

Keith Tse

Blogger

  • Keith Tse

天龍八部(2)

繁體版本(简体版本在下):

又一年了。先預祝各位網上的讀者和朋友新的一年萬事順意!我在上一篇博來客提到會在2018年結束前再寫一篇博來客,但因年底元旦時間倉促的關係,遺憾沒寫到,所以在2019年的第一篇博來客對去年做回顧。2018年是世界及中國現代文學的轉略點,因爲當代文學巨人金庸查良鏞先生與世長辭,爲中國現代文學畫上了一個沉重及令人心痛的句號。筆者寫過不少關於我對金庸小説的一些感想,尤其對「天龍八部」更是深有感概,所以決定在此表達更多對「天龍八部」的心得,作為小生對金庸先生的一份心意。

若論文學水平及文筆技巧,金庸的「天龍八部」是達神級文學水平的偉大作品,其因作者金庸巧妙地以西方的古典悲劇理論套入了一部東方佛教的武俠小説裡,創造了一部東西合璧的警世神作。「天龍八部」的西方悲劇元素及特徵已在前篇的博來客略略提過,需要提出的文學要點還有很多,其中包括金庸如何把西方的前基督神學和東方佛教的因果理論融合貫通,以寫出了這一部偉大神作,其文學造詣更已達神級水平,令人嘆為觀止。

東方佛教的因果循環説道人在塵世上生存,往往受到循環報應(karma),自身及別人的行爲會有使自己措手不及的回報,因此人在成佛並得到佛教的解脫之前,應好好的約制自己,行為檢點,避免種下業因,以避免遭受業過。此是東方佛教的常理。西方的古典神學也有類似的道理,話説世間有人間和神界之別,但此兩界有著密切的關係,人神共存中往往有像循環報應的效果。人在世間的滄桑固不需提(此也是西方希臘悲劇之精髓),但神縱使比人强大百倍,更有能預知命運的先見能力,也難途命運的宰割,人神共存(human-divine double determination)的循環報應造成世間的悲劇和遺憾。力大無窮的英雄時因自視過高的態度(heroic temper)一犯下大錯,而縱使長生不老神能避免死亡的厄運,也不能盡情放縱,有不少時候也要受到命運的懲罰。

「天龍八部」的八大神靈與西方的神截然不同,但故事裡衆多人物全都是悲劇人物,尤其是三大主角喬峰,段譽與虛竹,他們的離奇身世令他們在今世受盡痛苦,此在前篇的博來客已談到。此中喬峰的人生最令人惋惜,因他是契丹人的關係被迫跟中原英雄脫離關係(喝斷義酒的一章),但即使是成爲了遼族將軍后,因顧及到宋遼雙方的和平仍不忍攻打曾是自己歸屬的漢族,最終因仁義不能存在漢遼衆人前自殺,其人生的坎河與悲傷符合西方悲劇的精神與情節。但喬峰的悲劇人生卻與古希臘悲劇人物的遭遇有點不同,異點在於喬峰是一位近乎完美的武俠人物,天生武力,武功蓋世,愛國忠心,行俠仗義,無論是身為漢族的丐幫幫主或身為遼國將軍都含有無比的領袖風範,受人民愛戴,而且處事謹慎細心,是一位堪稱文武智勇俱全的奇男子。再說,他的身世經歷所受的痛苦全跟他自身的個性行為無關,他在小說裡的三大劫難(正如古希臘悲劇的三部曲,譬如Aeschylus的Oresteia,是唯一完整無缺保存下來的古希臘悲劇三部曲)包括在杏子林被揭發是契丹人,在巧遇段正淳時錯殺愛人阿朱,和在雁門關為阻遼軍侵宋而自殺,此三事件皆非他的錯,相反他的悲劇性經歷反映了他為了保存仁義的正義精神而被逼造成不能避免的遺憾,此點充分地反映了喬峰這個人物與古典悲劇人物的重要差別,因西方悲劇人物所受的痛苦往往有跡可尋,不論是英雄氣概過甚而妄下判斷或是主角不辨是非,悲劇結局每次都是罪有應得的。金庸描述喬峰悲劇人生的手法卻更上一層樓,借用西方的悲劇理論和精神的同時,巧妙地令讀者感受到喬峰這般完美的人活在一個不完美的世界裡所受的坎坷與悲憤,此文筆水平遠不見底,深不可測。「天龍八部」是一位曠世奇作,作者金庸更是一位史無前例後無來者的文學巨人。他的離世令我們的文學世界失去了一顆閃爍不斷的明星。我們身為讀者也就只能在他離開了我們的黑暗中向這位偉人致敬,並送上祝福,願能來生再遇。

简体版本:

又一年了。先预祝各位网上的读者和朋友新的一年万事顺意!我在上一篇博来客提到会在2018年结束前再写一篇博来客,但因年底元旦时间仓促的关係,遗憾没写到,所以在2019年的第一篇博来客对去年做回顾。2018年是世界及中国现代文学的转略点,因爲当代文学巨人金庸查良镛先生与世长辞,爲中国现代文学画上了一个沉重及令人心痛的句号。笔者写过不少关於我对金庸小説的一些感想,尤其对「天龙八部」更是深有感概,所以决定在此表达更多对「天龙八部」的心得,作为小生对金庸先生的一份心意。

若论文学水平及文笔技巧,金庸的「天龙八部」是达神级文学水平的伟大作品,其因作者金庸巧妙地以西方的古典悲剧理论套入了一部东方佛教的武侠小説里,创造了一部东西合璧的警世神作。「天龙八部」的西方悲剧元素及特徵已在前篇的博来客略略提过,需要提出的文学要点还有很多,其中包括金庸如何把西方的前基督神学和东方佛教的因果理论融合贯通,以写出了这一部伟大神作,其文学造诣更已达神级水平,令人叹为观止。

东方佛教的因果循环説道人在尘世上生存,往往受到循环报应(karma),自身及别人的行爲会有使自己措手不及的回报,因此人在成佛并得到佛教的解脱之前,应好好的约制自己,行为检点,避免种下业因,以避免遭受业过。此是东方佛教的常理。西方的古典神学也有类似的道理,话説世间有人间和神界之别,但此两界有著密切的关係,人神共存中往往有像循环报应的效果。人在世间的沧桑固不需提(此也是西方希腊悲剧之精髓),但神纵使比人强大百倍,更有能预知命运的先见能力,也难途命运的宰割,人神共存(human-divine double determination)的循环报应造成世间的悲剧和遗憾。力大无穷的英雄时因自视过高的态度(heroic temper)一犯下大错,而纵使长生不老神能避免死亡的厄运,也不能尽情放纵,有不少时候也要受到命运的惩罚。

「天龙八部」的八大神灵与西方的神截然不同,但故事里衆多人物全都是悲剧人物,尤其是叁大主角乔峰,段誉与虚竹,他们的离奇身世令他们在今世受尽痛苦,此在前篇的博来客已谈到。此中乔峰的人生最令人惋惜,因他是契丹人的关係被迫跟中原英雄脱离关係(喝断义酒的一章),但即使是成爲了辽族将军后,因顾及到宋辽双方的和平仍不忍攻打曾是自己归属的汉族,最终因仁义不能存在汉辽衆人前自杀,其人生的坎河与悲伤符合西方悲剧的精神与情节。但乔峰的悲剧人生却与古希腊悲剧人物的遭遇有点不同,异点在於乔峰是一位近乎完美的武侠人物,天生武力,武功盖世,爱国忠心,行侠仗义,无论是身为汉族的丐帮帮主或身为辽国将军都含有无比的领袖风範,受人民爱戴,而且处事谨慎细心,是一位堪称文武智勇俱全的奇男子。再说,他的身世经历所受的痛苦全跟他自身的个性行为无关,他在小说里的叁大劫难(正如古希腊悲剧的叁部曲,譬如Aeschylus的Oresteia,是唯一完整无缺保存下来的古希腊悲剧三部曲)包括在杏子林被揭发是契丹人,在巧遇段正淳时错杀爱人阿朱,和在雁门关为阻辽军侵宋而自杀,此叁事件皆非他的错,相反他的悲剧性经历反映了他为了保存仁义的正义精神而被逼造成不能避免的遗憾,此点充分地反映了乔峰这个人物与古典悲剧人物的重要差别,因西方悲剧人物所受的痛苦往往有迹可寻,不论是英雄气概过甚而妄下判断或是主角不辨是非,悲剧结局每次都是罪有应得的。金庸描述乔峰悲剧人生的手法却更上一层楼,借用西方的悲剧理论和精神的同时,巧妙地令读者感受到乔峰这般完美的人活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所受的坎坷与悲愤,此文笔水平远不见底,深不可测。「天龙八部」是一位旷世奇作,作者金庸更是一位史无前例後无来者的文学巨人。他的离世令我们的文学世界失去了一颗闪烁不断的明星。我们身为读者也就只能在他离开了我们的黑暗中向这位伟人致敬,并送上祝福,愿能来生再遇。

#genre #greektragedy #文學 #obituary #classicalliterature #eastasia #天龍八部 #Literature #eastasianliteratureandart #chinese #金庸

Follow me on social media: 

Follow my blog: 

keithtselinguist.wordpress.com

Please right-click the RG logo, or click here.